中国贸易报:(杨立强)以改革促加工贸易产业链价值链重构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人口红利、资源红利均已发生变化,且世界经济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曾经扛下外贸半壁江山的加工贸易正面临外需走弱、订单下滑等一系列问题,外贸结构转型压力愈发紧迫,加工贸易亟待转型升级以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近日,海关总署出台《海关总署推动加工贸易持续高质量发展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提出放宽深加工结转集中申报时限、简化国内采购设备出区手续、推进智慧保税监管系统建设等16条改革措施。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贸易强国,对包括加工贸易在内的对外贸易创新发展、高质量发展提出明确要求。”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国际商贸研究所研究员揭昊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国内看,在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背景下,加工贸易“两头在外”、赚取微薄加工费的模式已不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从国际看,短期内外需疲弱对加工贸易发展形成压制,中长期内贸易数字化、绿色化发展新趋势以及全球产业链价值链重构也对加工贸易发展带来挑战。此次16条改革措施的推出有利于稳定和提升加工贸易,赋予这一传统外贸方式新的内涵,为其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动力。


据了解,加工贸易随改革开放而生,经过40余年的发展,在促进对外开放、推动产业升级、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保障就业、改善民生等诸多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成为我国开放型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数据显示,1981年至今,我国加工贸易进出口年平均增长率近20%,累计增长近500倍,是我国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也是吸纳就业的重要渠道。我国成为世界第一的贸易大国、制造大国,加工贸易功不可没。但如今,加工贸易外贸占比从最高时的超过“半壁江山”,下降到五分之一左右。今年1至9月,全国加工贸易进出口总值5.57万亿元,占全国外贸进出口总值的18.1%。


不论是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是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推动外贸稳规模优结构的意见》,都对推动加工贸易持续高质量发展作出总体部署。此次16条改革措施的推出,更是为加工贸易再上新台阶注入了强劲发展动能。


“与以往局部和零星改进不同,此次改革措施涵盖了加工贸易从‘前期备案’到‘中期生产销售’到‘后期核销核查’的全生命周期和全链条管理,全方位创新海关加工贸易监管模式,凸显了此次改革方案的系统性。”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杨立强告诉记者,《方案》中16条改革措施是在全国性加工贸易实地大调研和广泛征求各界意见的基础上形成的,更贴近企业现代化生产经营和纾困减负的现实需要,集中反映了加工贸易企业的实际政策需求。


例如,在优化流程方面,进一步放宽深加工结转集中申报时限,允许企业由原来每月15日前延长至每月底,意味着企业每月多出15天时间来对上月深加工结转业务做集中申报,有助于保障企业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在简化手续方面,对于需要搬迁的加工贸易企业,改变原来企业需要分别在迁出、迁入地海关实地办理相关手续的做法,实现“足不出户”即可远程办理。


据海关总署企业管理和稽查司副司长黄伶俐10月31日在例行记者通报会上介绍,《方案》解决了企业诉求集中、反映强烈的多种问题,如业务办理时限不足、企业集团准入门槛较高、联网监管账册和以企业为单元账册政策重叠等,推出了单耗管理改革、“保税+ERP”监管改革、“短溢区间”改革等一整套政策“组合拳”,进一步优化监管模式,创新监管机制,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稳住外贸基本盘、稳定产业链供应链。


以加工贸易单耗管理改革为例,黄伶俐谈到,黄埔海关辖区某电子企业是全球单厂规模最大的片式元器件生产工厂,改革前,超出单耗标准的部分,企业通常采用一般贸易征税进口,而改革后,企业可以不再受单耗标准的限制,在向海关提供工艺流程图、加工工艺说明等能证实产品实际单耗情况的资料后,按照生产实际申报单耗。该项改革可为该企业一年减少逾百万元的成本,并且随着改革的推进,将会有更多企业获益。


值得关注的是,《方案》还落实了国家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支持中西部和东北地区承接加工贸易梯度转移;主动回应市场主体关切,精准施策、靶向发力破解企业发展难题,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发挥保税政策优势,赋能新兴业态发展,培育外贸发展新动能。同时,不断优化加工贸易业务管理制度,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广泛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和智能化手段,构建数字化、智能化的智慧保税监管体系。


面对加工贸易亟待转型升级的现状,揭昊建议,未来应以数字化、低碳化为指引,加快加工贸易产业链价值链重构;大力发展“加工贸易+再制造”“加工贸易+保税维修”等新业态新模式,增强加工贸易内生动能。


杨立强建议,应借助“一带一路”倡议、中欧班列、自由贸易试验区、跨境电商综试区的相关政策措施,以及中西部地区的人力、资源、能源等优势,加强引导加工贸易向中西部梯度转移,打造若干中西部出口加工业的产业承接地和集聚地。此外,可以与“走出去”战略相结合,选取有潜力且风险较小的周边国家推进加工贸易跨境产业转移和产业链布局,形成以我国企业为龙头的加工贸易跨境生产协作体系。


(本文转载自中国贸易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