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研究院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研究院新闻

学习强国:(桑百川)全球化能否经受新冠肺炎的考验

作者:《经济》  来源:《经济》  发布日期:2020-04-02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14时,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升至78万,达786291例,累计死亡37820例。

  在这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肆虐不止的同时,有观点指出,它将会是压倒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比如,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就在3月21日出刊的一期封面上以图片的形式明确表达了“我们所知道的全球化正在走向终结”。不得不说,疫情确实很可能在为唱衰全球化的人提供新“理由”。

 

  谁在生产口罩

 

  疫情中,与每个人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又举足轻重的医疗物资是什么?口罩。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中国口罩年产量占全球产量的50%左右;工业和信息化部长苗圩曾公开表示,我国口罩最大产能为日产2000多万只。

  世界前十大口罩生产企业中,除了四家属于中国,其余分别是:

  ——3M公司(Minnesota Mining and Manufacturing,明尼苏达矿务及制造业公司),总部设在美国;

  ——霍尼韦尔国际(Honeywell International),总部设在美国;

  ——优唯斯(UVEX),总部设在德国;

  ——兴和通商股份有限公司,日本企业;

  ——日本白元株式会社,日本企业;

  ——Dettol(滴露),总部设在英国。

  生产口罩的原材料有哪些呢?医用外科口罩一般是由三层无纺布制成的,分别是纺粘无纺布、熔喷无纺布、纺粘无纺布;其中,熔喷无纺布是口罩的核心过滤层。

  生产熔喷无纺布的企业,在中国目前有54家(考虑到当前还有企业在转产,这一数据或仍在变化);其余主要20家分布在美国、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波兰、捷克共和国等。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无纺布生产国,但熔喷无纺布的产量却比较低。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中国非织造布行业的生产工艺以纺粘为主;2018年,纺粘非织造布的产量为297.12万吨,在非织造布总产量中占比达50%,主要应用于卫生材料等领域;熔喷工艺占比仅为0.9%。

  当然,纺粘无纺布对医用外科口罩而言也不可或缺。

 

  各国针对口罩进行“自保”

 

  在前述口罩生产布局+新冠肺炎疫情的大背景下,欧洲出现了抢夺口罩的实例。

  3月8日,德国海关当局在边境扣留了一辆属于瑞士公司的货车,车上装有24万只防护口罩。3月13日,德国又拦截了意大利从中国购买的83万只外科口罩;经过各方努力,德国已经对这批口罩放行。

  不仅如此,为确保本国“口罩自由”,不同国家相继在不同时间发布了相关法令。

  1月31日,印度外贸总局(DGFT)通告称,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印度将禁止出口所有口罩等个人保护设备。

  2月4日,泰国副总理兼商务部长朱林签发通知,正式对医用口罩、工业口罩、防尘口罩等“卫生口罩”实施出口管制,禁止单次出口500只以上的口罩。

  3月4日,德国内政部表示,为确保医务工作者有足够能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已禁止出口口罩和手套等医疗防护用具。

  同一日,法国和俄罗斯也颁布了类似禁令。

  法国政府宣布征用全国口罩,导致英国一笔几百万的口罩订单被迫取消。而俄罗斯政府发表声明,俄罗斯禁止出口包括口罩和呼吸器在内的几种医疗产品。

  3月6日,韩国保健福祉部表示,韩国即日起颁布实施新修订的《传染病预防管理法实施条例》。根据新法,韩国防疫部门将有权禁止卫生口罩等医疗物资的出口。

  3月12日,美国贸易代表处宣布,不再对部分从中国进口的医药品(包括口罩、听诊器等)加征关税,避免疫情对美国医疗体系造成冲击。

  与此同时,遭遇疫情重创的中国产业正在全面逐渐恢复。目前,中国有47000家口罩企业,每天可生产的口罩“保守估计已达到2亿只”。

  “我家附近药店还是比较缺口罩的,但是网上购买已经容易很多了,至少比2月份容易很多。不过还是希望可以从药店自由购买口罩,感觉更放心”,居住在北京市丰台区的翟女士这样告诉《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

  居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的郭先生也告诉记者,“现在已经不缺口罩了,我家小区附近超市里就能买到,而且社区工作人员还会不定时发放”。

  中国已经对80多个国家以及世界卫生组织(WHO)、非盟等国际组织提供了紧急援助,包括口罩、检测试剂等医疗物资;中国也愿意通过商业渠道为其他国家地区采购医疗物资提供便利。

  尽管如此,很多国家仍在为包括口罩在内的医疗物资匮乏担忧;而此刻,“口罩短缺”已不是中国的问题了。更详细地说,尽管疫情初期,因很多工厂无法复工,中国也面临巨大的口罩缺口,可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人们开始回到工厂工作,口罩问题在中国很快得到解决。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口罩产能从日产2000多万只提升到1.16亿只,只用了9天时间。

  对于唱衰全球化的人来说,他们很可能提出如下思路:在紧急情况下,全球化不是帮助反倒构成阻碍;平时,如果一个国家需要大量口罩,它完全可以依靠进口;特殊时期,人们忙于自救,依靠全球化产业链变得不太现实。在后一个场景中,显然谁拥有的产业链更健全,谁就更占优势,也就更有实力对抗突发事件。

  因此,新冠肺炎疫情过后,人们是否会因此改变对全球化的看法?或者说,全球化的可逆具备实际操作性吗?

 

  区域化与安全性将更受重视

 

  未来,全球化在变动中会展现出不同以往的特征,但它不会中断。不过,这个过程也有需要注意的问题。

  “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很大程度上打击了全球供应链体系,不少企业就算复工了也不得不面对原料供应不足、订单减少等困扰,导致自身无法正常运行。这个时候,会有更多企业主张建立可控、稳定的供应链体系,尤其是倾向本土化的供应。值得关注的是,前述做法很容易催生以自力更生为名脱离全球供应链体系的可能性。甚至可以说,在疫情肆虐的大背景下,企业为应对冲击而采取类似措施是必然的。”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这样说。

  他同时表示,疫情最终会得到控制,而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国家而言,全球化才是维持发展的最佳选择。“中国需要确立全球化的开放视野,只有在全球化进程中,我们才能获得更长足的进步。”

  当然,全球化并不只聚焦经济领域,全球治理与规则的制定也属于全球化的内容。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