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研究院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研究院新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教授为我院师生做 “贯彻十九大精神,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主题讲座

作者:  来源:  发布日期:2017-12-07

 

隆国强.jpg

2017年12月3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教授莅临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经济研究院,在科研楼1115会议厅为国际经济研究院全体师生开展了一场以“贯彻十九大精神,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为主题的学术讲座。讲座主要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牢固树立开放意识,发挥后发优势

讲座伊始,隆国强教授就指出,当今世界的全球化趋势不可逆转,但在历史上出现过几次全球化的中断现象。自1840年以来,从洋务运动的失败,维新变法的失败,到新文化运动,辛亥革命,再到新中国成立,历史经验教训告诉我们,闭关锁国会落后挨打,只有对外开放才能实现国家的发展。为此,中国高举开放大旗,在全球框架下坚持对外开放的理念。在开放的环境下,发展中国家可以学习先进国家的技术,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从而实现国家的进步。世界银行在一份评估报告中指出,中国是少数几个发展中赢家,这说明了如何制定发展战略、如何抓住全球化机遇、如何规避开放带来的风险和问题才是重中之重。为此,隆国强教授提出了对外开放三元模型,从SWOT模型出发,对外开放战略要落脚于经济发展目标、对外经济关系,同时要关注国际环境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二)新时代提出新要求

同时,社会矛盾也是处于不断变革和发展之中,从八大提出的“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发展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与原先追求经济高速发展的政策相比,现今更注重质量和效益的提升。新常态强调结构创新、动力转换,以创新为动力,实现技术与资本密集型产品与服务的发展。

隆国强教授又引用了发展经济学的观点,指出发展中国家发展失败多是由于资金缺口和外汇缺口,资金缺口表现为硬通货的不足,投资质量不高、运用不充分,从而无法通过投资实现发展,外汇缺口亦是如此,从而国家制定了通过加工贸易、三来一补实现出口创汇,弥补外汇缺口,解决发展中国家外汇出口问题。

(三)国际环境的新变化

隆国强教授强调,中国对世界潮流的判断对中国发展战略的制定具有重大关系,没有对对外开放新格局的判断,就没有各类战略的制定和发展。为此,十九大报告指出,世界处于大变革、大调整、大发展的时期,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全球经济除与危机后的调整修复期,全球经济治理加速变革与新一轮经贸规则的密集构造期,中国对外经济关系正处于转换期,

(四)黎明前的黑暗

全球减速:金融危机的冲击,长周期的下行期,信息技术为动力的新技术革命方兴未艾,产业革命蓄势待发,在这一过程中,各国必须占得先机,从而产业调整不断加快,无论从企业还是国家角度来看,技术的创新是一个方面,对新技术的正确利用是另外一个方面,为此,无论是本地化战略还是其他,对一个企业的要求与对一个国家的要求相同,以美国为例,全球智能手机、电脑的芯片技术基本掌握在美国公司手中,但美国仍不满足,希望对技术的掌控更上一层楼;以德国为例,德国工业4.0提倡以人为本,强调工人和机器应当在生产过程中应发挥不同优势,在实现机器化生产的过程中保证就业。回到中国,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战略也应当合理规划。

(五)官产学研与“双创”

隆国强教授说道,站在科技前沿的企业往往会面临战略决策上的迷茫期,为此,官产学研的重要性也体现出来,作为一个典型的双面战略,如何避免日本的失败案例——基于模拟信号的高清电视研发和数字信号的推出——在中国重蹈覆辙,中国可以借鉴外国由大公司收购小公司实现技术发展的战略。

(六)全球治理调整与新一轮经贸规则重构

多哈回合的谈判失败主要由于效率的低下和国家数目过于庞大,而逆全球化思潮的出现更甚。在全球经济治理与规则调整的框架下,中国机遇论、中国威胁论相互交织,由此,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推动全球治理的发展的新理念,全球治理主要包括理念、规则、机构共组组成的多层次的、碎片化的体系,包括世界银行、IMF等全球性的治理框架,区域性的主要包括FTAAP、TPP等巨型FTA的出现。中国应当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实现合作共赢,通过“一带一路”等多边、双边、区域经济合作。

(七)机遇与产业升级

信息化使中国在产业升级方面有了新的机遇。新能源汽车、无人汽车等技术使中国有了“弯道超车”的机遇。同时,基础设施领域的热潮有利于产业结构升级,同时调整我国现阶段存在的产能过剩问题,海外并购的发展促使国内企业实现跳跃式发展,人才和高端产业的培养和引进是中国实现在人才方面实现超越。

(八)对外经贸关系新变化

中国已经从经贸小国到新型大国的转换,其经济体量在世界领域名列前茅。为此,中国应当清晰地认识到自身的影响力,实现从“借势”到“造势”的转换,同时,还应当实现结构变化。在中国传统的竞争优势逐渐消失的情况下, 新型大国竞争力的升级成为当前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中国必须以战略规划营造有利于本国发展的国际环境,从而采取在投资、贸易领域的措施形成国际竞争新优势,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构建开放经济新体制,以开放促改革,保证金融安全与资源安全。反映到十九大报告中,具体体现在投资制度变革,改善营商环境;优化区域开放布局,加大西部开发力度,创新对外投资方式,推动产能合作,培育国际竞争新优势。

 

编辑:刘嘉琪